华体会娱乐

曹德旺说的难题 怎么破?

日期:2016-12-28   作者:管理员

近日,有关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到美国办厂,指“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负比美国高35%”的报道层出不穷。一时间,“曹德旺跑路”以及中国制造业成本上涨、优势不再的讨论此起彼伏。那么,在珠三角制造基地顺德,其本土企业家怎样看待中国制造业的现状,如何应对这一落差?在“一带一路”政策的大背景下,企业海外市场会遇到什么风险?近日,南方都市报《论道顺德》邀请顺德本土企业家进行了探讨。

谈制造业成本

“中国制造业成本存在虚高成分”

谢嘉辉认为,中国的制造业成本存在虚高成分,主要是因为一些制度性成本较高,而这些成本应该通过人为控制来降低。包括土地成本、人力资源、税收等,不应该成为拉高制造业成本的因素。他表示,税收是导致中国制造业成本失去优势的一个重要因素,“中国现在社会发展阶段是不应该达到或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的。”

从2008年就开始涉足制造业的梁锡强表示,国内制造业的成本确实是一直在上涨,其中人力资源成本的上涨最为明显。虽说企业的经营模式存在差异,但现在的传统企业和中小企业的生存确实处于比较艰难的阶段。对于顺德的制造业来说,土地成本已经超过中小企业的承受范围。

即便从事餐饮业的罗兆波,也明显感觉到人力成本增加带来的压力。他认为,餐饮的成本高是因为劳动力成本高,现在税收和劳动力成本居高不下,让餐饮企业也处于比较严峻的时期。“餐饮业和制造业是相辅相成的,很多制造业企业都走了,餐饮业也就没有那么红火了。”

曾在2013年尝试从事制造业的张广辉表示,自己的尝试一年后以失败告终,这段经历让他感觉有点痛苦。因为他所从事的是产能相对比较落后的制造企业,从机械装备到产品都没有竞争力,利润也比较低。他认为,中国制造业的成本高就高在土地成本和人工成本。

“中国制造业成本如果从宏观一点去理解,实际上是中国综合成本。”叶中平表示,中国的制造业现在是“唐僧肉”,很多人想吃吃不着,因为制造业的成本在税费和人力成本上偏高,而且许多制造业需要的原料也高于国外,造成中国的制造业现在存在较大压力而表现出不景气,“美国那么发达都要走制造业的道路,中国更要继续发展制造业。但在大环境下,制造业的成本能不能降低,是制造业发展的重要问题。”

谈企业突围

“关键还是要靠产品说话”

对于那些“曹德旺跑路”的论调,梁志鹏并不赞同,他认为这是曹德旺全球布局的策略,因为美国是他主要的海外市场。“中国制造业布局全球是一个必然趋势,而不是谁跑了的问题。”梁志鹏认为,制造业发展确实存在成本上涨问题,但成本上涨产业价格也会跟着上涨,而成本中有一个是规范经营成本,也就是企业依法做事的成本。

“从产业角度来讲,从我大半辈子做制造业的经历来看,我发现大家没有把需求当作战略去推动,去具体做产品。所以,归根到底还是从制造业出发,以产品作为载体去发展。”梁志鹏表示。

面对目前制造业成本压力上升,国内企业如何突围?张广辉则表示,现在不能讲成本怎么去降低,而是要靠高科技手段去做产品。“因为制造业成本压力增加的企业,大多是传统的中小企业。”他表示,一些企业生产设备落后,而且没有研发能力,靠仿冒别人的产品去生存,10年前还能生存,现如今必将被淘汰。“目前政府正在引导制造业向智能制造发展,而且要实现工业4.0的目标,我觉得这个方向是正确的。”

冯庆华表示,制造业的成本问题,如果要找到办法,也不会太困难。但是企业要实现突围,还是要从源头上寻找方法,要去推动制造业的转型升级。现在所谓的去产能,也是转型升级的一种策略,是把一些不按规范、不按标准生产的问题企业给摘出去,留下的是合理合法的企业。“企业要跟着大趋势来发展,不能浑水摸鱼,必须要做精做强。”

说到企业在制造业成本压力下的突围,叶文锋则认为,“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下,落后产能要淘汰,这个是肯定的。产品做精做细,一样有出路,你做低端的产品,做得好也能被认可。”他举例说,比如抽油烟机以前是很简单的,现在都会想着在产品上做一些电脑控制器,遇到倒灌风的问题,可以及时处理。“我觉得制造业还是有为的,要看企业怎么去做。”

谈“一带一路”战略

“政府要压低外出投资风险”

国内制造业面临成本压力,而“一带一路”战略的布局,则不失为制造业企业降低成本的一个好策略。对此,叶中平认为,现在的“一带一路”战略,是国家对制造业推出的一项大政策。“我们国内的企业,在面对制造业成本压力问题时,也有走出去的需求。”

“你这个国家有好项目,中国借钱给你来推动项目发展,但一定要用中国的企业。”叶中平认为,中国借钱给“一带一路”的国家,让这些国家用我们企业的产品和服务,都是在利用这个机会发展国内的制造业企业,“这就可以参考1945年美国的马歇尔计划,它就这样推动了美国制造业的发展。”

梁志鹏则认为,顺德很大一部分企业是出口的,产品如果按照之前中东或者南美那种没有标准的生产方式,在顺德村级工业园里的微小企业就可以做。“但现在不同了,现在一带一路就是全球化的标准,所以要从全球产业链去思考。现在一带一路,肯定是整个产业群去国外,必须以全球产业链的要求来做。”

梁锡强认为,“一带一路”战略是因为国内的产能过剩,通过金融的手段进行调整,也带有经济的风险性。目前,美元流动性越来越小,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后,可以用人民币去结算,这个政策非常好,这是企业的红利。

“一带一路”的战略是一把双刃剑,既存在机遇,也存在着风险。谢嘉辉表示,出去面临着风险性,如果政府没有有效的手段压低风险,就很难打通这条路,企业也很难走出去。

“现在不能讲成本怎么去降低,而是要靠高科技手段去做产品。”———张广辉

“企业要跟着大趋势来发展,不能浑水摸鱼,必须要做精做强。”———冯庆华

活动现场图片






如果您有任何疑问请拨打

全国服务热线:0757-22280888

© 2017 China-Forever All Rights Reserved.